她成了我的西比尔

那个叫布鲁斯·班纳的男人决定去死(下)

  辗转多次后布鲁斯来到了这个热情神奇的国家——印度,巨大的贫富差距让这里的富人能夜夜纸醉金迷,而穷人连正常的生活都无法保障。这里是绝佳的藏匿地,没有高科技的渗透,还有需要他的人们。他留了下来,在救助生病的人的同时希望也能减轻一些自己的罪恶。这里的人虽然贫穷,但对生活仍有激情,他们带他唱歌跳舞,教他如何做瑜伽——这能让他更好的控制自己。可惜,像他这样的人注定无法过上平静的生活。看到求他治病的女孩家门前开过巡逻车时心底已有了预感。

“你真应该提前收钱的,班纳。”布鲁斯自嘲道。

“娜塔莎·罗曼诺夫。”美艳的特工从角落向他走来“博士,福瑞局长想邀请你。”

  看吧...他的预感成真了。不得不说罗曼诺夫真的是一位很有说服力的女人,一边给他空间思考,一边又不着痕迹的将他逼到道德与救赎的边缘。不过除去特工训练有素的镇定,她仍是一位对他充满恐惧的常人。

  在天空母舰上布鲁斯见那位传闻中的美国之光,也见到了那两个完全不同的神兄弟。他们都是为了他们所不能掌控的力量而聚到一起,这很糟糕,非常糟糕。更何况洛基还试图挑起他的怒气。布鲁斯还没来得及深入思考洛基行为的深层含义就被新来的人打断了,他不加掩饰的展露他的高智商与他对在场所有人的嘲讽。布鲁斯忍不住接了他的话。

“看看,这里还是有明白人的”那人朝布鲁斯走来,伸出手“托尼·史塔克。”

“布鲁斯·班纳。”

“我知道你,还有另一个大家伙。”

布鲁斯在托尼的眼睛中只看到了兴奋和好奇,这让布鲁斯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太好了,又一个怪人。

  不害怕另一个他的人估计全世界也只能找到托尼·史塔克一人了。托尼不仅让他看开绿巨人的事,居然还想用电笔把它激出来! 真是......像个小孩子。

“小孩子?! 真没想到布鲁斯你如此看我。”一旁忍了许久的托尼终于发出了惊叫。

“幼稚,还不会照顾自己;任性,还喜欢嘲笑别人。不仅是小孩子,还是非常恶劣的小孩子。”

“那你为什么要同意与我一起工作?”

“我没法看着你生活的水深火热啊。”他才不会告诉托尼他是被那双知道他自杀时露出悲伤和不愿接受的眼睛所吸引的。相信浩克也很喜欢托尼,不然它也不会救下托尼还与他达成共识吧。

“这么说我得感谢我那不存在地自理能力”托尼接过布鲁斯递来的螺丝刀行了个鞠躬礼,“请再讲下去吧。”

“可以啊,”布鲁斯对托尼笑了笑,“把维罗妮卡做出来我就继续。”毕竟维罗妮卡是浩克暴走时最重要的保障

“那我得加把劲儿咯。”说着托尼便投入到工作中,布鲁斯也笑着加入了进去。

那个叫布鲁斯·班纳的男人决定去死,直到有了托尼·史塔克。

那个叫布鲁斯·班纳的男人执意去死(上)

               警告:有微bg(布鲁斯x贝蒂) 

  布鲁斯拼命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奔跑,明明感觉自己已经很累了,但却无法停下来。
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诫、命令他:不要停下来! 不知是想让他逃出这漫无边际的黑暗,还是想让他摆脱紧随其后而来的一抹绿光。突然,前方的巷口走出一个曼妙的身影。

  贝蒂?布鲁斯跑上前抓住她的手,希望将她带离这里。然而贝蒂只一动不动的站着。

“贝蒂?”布鲁斯回身对贝蒂投去疑惑的目光,却在贝蒂的眼中看到了对他的浓浓恐惧。询问的话还未说出口,贝蒂就把手从他的掌中抽出,狠狠地推开他往回跑去。毫无防备的受到推攘让布鲁斯失去了平衡,向后倒去。应有的疼痛被坠崖般的失重感替代,身体不断坠落黑暗的同时,跟随着他的绿光不断膨胀如猛兽一般向他扑来,把他紧紧裹住,似乎想置他于死地。

“不————”

等布鲁斯再次清醒过来时,那个绿色的怪物已经掌握了主动权。看着那些曾经或华丽或舒适的建筑物在他的脚下碎成一片瓦砾,人们在血和哭喊中拼命逃离自己。

  不! 停下来! 快点停下来! 不要再伤害他们了! 不要...... 可惜,即使在浩克的身体里布鲁斯的意愿也不可能传达到浩克心里。

  眼睁睁看着浩克掀翻的车在空中转了几圈砸向地面,车里的人尖叫了一下便没了响动。不!
浩克又拔起一根路灯向人群逃散的地方扔去。不!

“不……不不!”布鲁斯在一身冷汗中惊醒。他拭去脸上眼泪,定了定神,手颤巍巍的摸上床头。是时候结束了,结束他的和世界上所有人的噩梦。握住了他一直备在身边的手枪——虽然并没有什么用处就是了。将手枪抵住自己的上颚,没有恐惧,只感受即将解脱的轻松。
 
呼—— 扣动了扳机。

“砰——”

居然说有敏感词,明明很纯洁呀(ノ`⊿´)ノ

丧病篇的后半部分

LOFTER太娇羞了。。。。

丧病篇——(铁绿)

Tony有黑化

Bruce死亡预警!!!!

奸尸预警!!!

无照驾驶!!!

真的重口味!!!

考虑好了吗?

真的考虑好了吗?


考虑好了就继续吧。。。





  Bruce死了。

  是的,那个拥有Hulk的Bruce·Banner死了。

  多么可笑啊,在Bruce终于“打败”Hulk之后,他还是被判定存在巨大威胁,由“安全的”人执行了死刑。

今天是Bruce的葬礼,只有寥寥几人穿上黑色正装站在这里。围墙外有着数不胜数前来“观礼”的人,他们一边举着标牌,高喊着“死的好!”“下地狱去吧!”,一边张牙舞爪的想要冲破警戒线。

  Bruce,看看,这就是你爱着的,忍受着折磨也要拿着血肉之躯去保护的人!他们有什么资格让你这样爱着,他们根本不配拥有你——没有谁配。

“Bruce·班纳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之一,”那么聪明的人,却永远谦卑、温柔。

“我不仅是指智力层面。虽然他比几乎所有人都擅长算法......”是啊,再令人困惑的问题交给他,他都能以近乎完美的方式解决,还能修正好其他细节。

“我说的聪明是指创造力,”看看整个城市就知道了——尽管住在里面的大部分人都忽视它。

“你可以给他提出理论证据,告诉他一件事只能这么这么来,然后他坐在那思考,”这种时候的Bruce总是散发着能让人近乎迷醉的吸引力,而他本人却不知道。

“过不了多久,他就能找出另一种思路,”他的Bruce就是这么让人惊讶。

“我无法表达更高的赞誉了,”任何能够用文字用语言表达出来的,都不能够赞美Bruce的百分之一。

“而我希望...我希望我们能有更多人在那发面喜欢他。”不喜欢也没关系,他现在有我就够了。
前来吊唁的人有落了泪的,有相互安慰的,有接着他的话头继续说下去的,他只冷冷的看着他们而已。毕竟,那里放着的不过是一副空棺材。

接受不了  奸   尸   的就看到这里吧

吐花症——下(铁绿)

隔天所有人都收到了派对的邀请,美名其曰:世界这么和平,我们应该好好庆祝。
当博士到达的时候大厅已经挤满了人。Tony正与一群封面女郎热舞,一身酒红色的西装,袖口的烟灰色袖扣很衬他的眼睛,精心修饰的胡子和发型也体现了他品味与成熟。但Bruce只注意到Tony无法掩饰的黑眼圈,苍白的脸色和毫无血色的嘴唇,Tony的健康状况很糟糕,不,简直是糟糕透顶。他努力的想穿过人群提醒Tony注意自己的身体,但陷入狂欢中的人们根本不理睬他。好在Tony已经看到了他,还向他示意了一个眼神,什么意思?顺着Tony的目光他看到了正在吧台调酒的Natasha。
“这里有这样一个美人,怎么会无人欣赏?”Bruce坐到了Romanova面前。
“大概...没有人想一尝黑寡妇的毒液?”Romanova抛了个媚眼推给Bruce一杯粉红佳人,“你有幸做这第一人。”
Bruce无奈的笑了笑,微抿了一口,紧绷的身体略微放松了下来。“Natasha,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Tony看着Bruce走向吧台,看着Romanova抛出的媚眼,看着Bruce放松下的身体,看着他们亲密的耳语,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胸膛紧的发疼。灌下一大口威士忌,抑制来自喉咙的甜腥与咳嗽,尽力的沉迷在动感的音乐与封面女郎的热情里。
Romanova走了,好在Steve成功的摆脱了示爱和探寻来到吧台,至少能帮他挡住不少好奇的目光。雷神也举着他的仙宫佳酿去往吧台,应该没什么人能去打扰他了。
Bruce终于了等到派对的结束,他上前扶住Tony想让他好受一点,没想到除了冰凉的手以外Tony身上还有一股铁锈味。
“Tony....”
“有什么事明天...咳咳咳...再说吧,我好累啊”Tony拿开了Bruce的手,踉踉跄跄的继续往前走。
Bruce叹了口气“至少让我扶你回房间。”
Tony用方巾捂住嘴咳了几声将方巾塞入口袋“不怕我传染你就好。”
Bruce没有回答。两个人沉默着走回了房间。将Tony扶到床上,脱下他的外套搭在手上,又把Jarvis热好的牛奶放在床边,看着Tony喝了一口牛奶。然后缓缓的摊开手掌将Natasha找到的东西展示在Tony面前“你想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Tony哽住了,他不知道Bruce是在诈他还是真的知道了什么
“只是实验用花。”
“那这个呢?”Bruce从外套里找出了方巾,将它展开,一团血渍中间也有几朵红色的茉莉花。
“这是.......我.......不是......”Tony神情尴尬。
“Tony.”Bruce摘下了眼镜拿在手里。“你喜欢我”
额前散落的碎发投下的阴影让Tony看不清Bruce究竟是什么表情。
“事实上...呃...不是....你错了,我不是喜欢你”Tony试探的看向Bruce“我是爱你。”
“I love you,too.Tony.”忽略掉Tony难得的错愕表情,Bruce慢慢的,慢慢的贴近Tony,浅浅的吻上Tony的唇。
“希望这样你的病能痊愈”Bruce看着Tony还没缓过来的呆滞轻笑道
“我从不知道花花公子Tony·Stark是这么胆小的一个人。”
“那我想我需要证明一下我自己”Tony拉起Bruce的手,一用力,Bruce顺利的扑倒在Tony身上,“I love you.”吻上Bruce的额头,“I love Bruce·Banner”吻上Bruce的眼睛,“Tony·Stark loves Bruce·Banner”吻上Bruce的唇,描绘着Bruce的唇形,
撬开他的牙关,逗弄着他无处摆放的舌。Bruce的眼睛覆上了一层水汽,脸也变得通红——当然还有耳尖。
“要换气啊。”暂时放过了Bruce被他吻的微肿的唇,“Doctor你看我病的这么重,是不是应该进行更深层的治疗呢?”
“哎?!——”Tony翻过身轻松调换了两人的位,手也不安分的开始解着扣子“我没有执照,也不是那种Doc——唔...”不想听Bruce继续废话——虽然Brucie这样很可爱啦,又深深的吻上了Bruce水润的嘴唇——真是又柔软又让人欲罢不能啊。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END

吐花症——上(铁绿)

就是想看看Tony暗恋博士说不出口和博士知道后主动献身(大雾)的反差萌~~
极力控制的ooc!!
小学生文笔!!
爪机发文,格式混乱!!
看到这儿还没走的就请继续吧~

                               吐花症
  Tony已经在实验室里呆了近一周了天了.要不是他期间偶有出来问一问Bruce的情况再顺便吃点儿什么的话,复仇者们真的会把他的实验室拆了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
Bruce也很疑惑。虽然Natasha不信,但Bruce确实不知道Tony在干什么,没有炫耀他的实验进程,也没有兴致勃勃找Bruce讨论,更没有用他的甜言蜜语让Bruce帮他创造一些“伟大的工程”——这一点好像挺好的?这一切都很反常,但Bruce连Tony的人都见不到又如何一探究竟呢。
  实验室里,Tony的嗓子又发痒了。捂住嘴狠狠地咳了几声,摊开手,手掌心里赫然躺着一朵茉莉花。是的Tony染上了那个只能用传说来形容的病症——吐花病。这实在是很不科学!
一个星期前Tony兴奋的想告诉Bruce他的新发现,虽然已经深夜两点了,但Bruce从来不会介意这些,毕竟是深刻的学术讨论嘛。说不定他还可以喝上一杯Bruce亲手热的牛奶呢。Tony兴冲冲的跑到了Bruce卧室的门口。
“Jarvis~”
“Sir,我想这样不太合乎礼节。”
“Jarvis!”
“Sir,我想Banner博士不在里面。”
“怎么可能,Jarvis快点开门!”
Tony轻手轻脚的走向Bruce的床边,伸手探了探,果然是空的。再伸手探向被子里,已经凉透了!Tony一下子慌了神。
“Jarvis!马上检查各个楼层、各个出口的监控,看看博士从哪里走的。”Tony快步走出寝室
“再拟出一份博士可能去的地方,要快!”
“Sir...”
“再啰嗦我就把你格式化!”
“Sir,Banner博士并没有离开”
Tony脚步一顿“你再说一遍?”
“班纳博士现在应该在吧台,和Romanova女士在一起”
Tony再次加快脚步朝吧台走去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Tony在旋梯上停了下来
Bruce和Natasha坐在吧台边上,是相谈甚欢的样子,Bruce也笑得格外温柔。在暖黄的灯光下他们显得那么融洽、温暖,竟然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甜蜜?
Tony走回了实验室,坐在了椅子上——连灯也没有开。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回想起每次Hulk变回Bruce时他们紧紧相握的手,给予支持的眼神...他早该就知道的啊...Bruce虽然现在受制于Hulk,但总有一天他会解开心结接受Hulk,然后他就能同所有正常人一样娶妻生子,过上平凡的日子。Romanova虽然不是最好的,但确是最合适的。“咳咳...”拿起Jarvis放在旁边的咖啡喝了一口“我还是需要你的,Jar。咳咳...咳咳咳!”Tony剧烈的咳嗽起来。这是什么?他咳出了一朵花?
“Jarvis?这是我咳出来的?”
“我想是的,Sir”
“检查一下这朵花。”失去Bruce已经够让人抓狂的了,现在还要他接受来自邪神的恶作剧吗!
“这是朵正常的茉莉花,营养充足,Sir”没问题?该死的,不会在他身上下了咒吧
“您需要身体检查吗?”
“当然。”
然后Tony得到了包括他的咽喉、食管、肺部、胃部一切正常的消息。在Jarvis查找了所有相关与不相关的资料后,他也只得到了一个日本的传说故事。什么吐花症是天神赋予暗恋之人的勇气,什么得不到爱就会死,两情相悦就会治愈。他从没见过这么无聊的神,智障的神他倒是见过俩。
Tony坚信自己能找到科学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一周过去了,他的病从一天咳一朵恶化到每个小时就要咳一朵。然而他好像除了相信那个传说一点办法也没有。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又是一朵小小的茉莉花,白色的花瓣上染上了一抹鲜艳的红色。
“Jarvis,我想我需要一场狂欢。

同居三十题(二)

还是OOC,而且我偷懒了o(╯□╰)o偏题什么的请不要在意,因为一调戏Doctor就根本停不下来☆_☆大家都懂的。其他的不科学的部分绝对不是bug,是我故意设定的(哥屋恩,谁信你ヽ(*。>Д<)o゜)

大扫除

  “轰!”随着一声巨响,两位科学家完成了如何更彻底的炸毁实验室这个命题。“咳咳。。。Brucie你还好吧?”Tony·Stark推开了压在他身上的板子站起来,看见Bruce坐在地上正努力的把被机器压住的衣角扯出来。“我没事,Tony.只是...只是...我的衣角被卡住了 ”“那就脱了吧~”“脱...脱了?”博士一瞬间绷紧了神经。“反正只是实验服而已,还是要我帮你?”说着Tony作势要上手。“不...不了。”Bruce迅速脱了实验服站起来,看着Tony遗憾的收回手,不动声色的退后了一步,朝四周看了看:“这次炸的真彻底。”“没错。不过正好可以换一套新设备,还可以再添一台粒子对撞机。”Tony·不差钱·Stark讨好似得看着Bruce.“谢谢你,Tony”“Come on,Brucie~就一句谢谢吗?我还以为会有一个吻呢。”“OK,OK”看着漂亮的粉红色从Bruce的脖子泛上脸颊,Tony表示很满足,拉过Bruce手“我们出去喝杯咖啡吧,Dummy它们会把这里清理好的。”“Tony.”Bruce停了下来,“毕竟这场事故也有我的错。”“好啊~那我们一起打扫吧~”原以为会遭到反对的Bruce错愕的看着掩饰不住笑意的Tony觉得自己好像落入了一个陷阱。
  果然阔佬们都有恶趣味,Bruce攥紧了手中淡紫色碎花的围裙,忍住把它撕碎的冲动。“真的要穿这个吗?”“既然要打扫肯定是要穿这个的,而且还是紫色的哟~♡”“那你为什么不穿?”“我没有找到红色的”“Sir,if you want,I can find one for you.”“Jarvis.”Tony觉得自己的后槽牙在隐隐发痛,“我真是太爱你了,没有你我该怎么办?”看到Tony难得吃瘪的样子,Bruce觉得手中的围裙似乎也没有那么难接受了。
   Tony完全无心听Jarvis的损失报告 ,让Brucie系上围裙真是太对了,当然要是只有围裙就更好了。看着Bruce露出来的一小节腰线Tony忍不住想象抚摸上去的感觉,柔软紧致,说不定Brucie还会因此发出软糯的呻吟,还有被休闲裤包裹着的紧俏臀部,他会一刻不停的揉捏抚弄,直到Brucie那双漂亮的眼睛染上水汽,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请求他。Oh!Crap!我真是太差劲了!Tony感受到有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的鼻子里流出,然后在一阵慌乱声中向后倒去。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详情请参见拆迁组的家暴(・ิϖ・ิ)

相隔两地的电话

  自战机坠毁在斐济自己被就出来已经数月有余。这几月他白日里帮付不起诊疗金的穷人们看病,晚上就到电厂帮工。虽然日子过得比在纽约的时候困难的多,但他却无比平静。直到刚刚他接受了一个小女孩硬塞到他手中的礼物。原本以为只是一些糖果或饼干之类的小玩意,但他在打开之后却看到了一块电子表,以及上面绝不会被忽略的刻印花体字‘To Bruce.Banner’。电子表震动了一下投映出Tony的影像“Hey!Brucie,想我了吗?”Tony还是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你的肤色晒得像蜜糖一样,感觉很棒啊。这几月过得怎么样?不,不要告诉我,让我自己猜猜看:阳光、沙滩、海滨、美女,超幸福的吧。Oh!sorry.我忘了你对美女不感兴趣,那么换成瑜伽怎么样。真好啊,你在那里度假,却把我留在这里收拾残局。不,Brucie不要觉得抱歉,我可是很开心能做这事儿,这样我就可以好好装修一下我们的实验室和生活区了。Jarvis,给Doctor展示一下”镜头转向了一边,Bruce看到走廊,客厅,厨房都一改之前富丽,精致的风格,换成了温馨的装饰,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家而不是一幢高科技大厦。“怎么样?喜欢吗?她可是迫不及待想要你住进来哟~嘘嘘......不要现在告诉我答案。我明天开完会准备飞过来看你,到那时再告诉我。不过你真的要拒绝我的话,就给我做金枪鱼吃吧,好吗?”Tony在紧张,虽然他依旧笑的很灿烂,但Bruce注意Tony的食指和中指在不断敲击着自己的裤边,语速也在不断加快,他还听到了皮鞋和地板不断碰触而发出的声音。 “Tony.” “Yes,Brucie?”“我买不起金枪鱼。”“What?Wait...You mean......oh!Brucie我就知道你拒绝不了我。Jarvis,明天的股东大会让Pepper代我开吧,她最擅长这种事了,还有把MARK42帮我准备好。Brucie,你一会儿就可以看见我了。”对着Bruce抛了个飞吻,Tony就切断了通讯。看到Tony如此任性的做法,Bruce的头又疼了起来。早知道这样他就会去海边试试看能不能捉到一只金枪鱼的,不知道现在还算不算晚?

讨论孩子的话题

  “唉...”“唉....”“唉......”Bruce担忧的看着趴在桌上不住叹息的Tony“你没事吧?”“Brucie,我真是太失败了”“不要闹了好不好。你又有什么新想法了?”“不,我是说真的,我太失败了。”“那么,为什么?”“我们创造了Ultron,结果他不仅不认父母,还是个反世界反人类的熊孩子。Vision虽然不熊,但是Brucie你不觉得他和Thor走得有些太近了吗?”“所以?”“所以我们再生一个好不好?最好是像你的”Tony一把揽过Bruce,不顾博士惊愕的表情,将他从椅子上抱起来,“我是说真的生一个。”

一个脑洞

博士在研究抑制剂的时候出了问题,不小心把自己变成了一只猫。因为hulk没有再出现所以博士就以猫身在流浪,直到遇见了小辣椒被带回了Stark大厦。小辣椒因为要出差所以就把博士喵交给Tony照看。Tony当时被一个难题困扰,博士喵帮着Tony把问题解开了于是Tony就把博士喵留在了身边一起生活(投食,洗澡,调戏,一起睡觉,实验神马的)。一次偶然Tony发现博士喵的辐射值高到不正常,所以偷偷研制了药剂给博士喵注射。博士当然就变回来啦(是否要裸呢?)为了不伤人,也为了不给Stark造成负面影响,博士就逃走了,Tony就去追。最后嘛,当然是皆大欢喜了。


   最初的脑洞就是猫后来看了alive大大的兔子就想改成兔子,但是兔子的属性我一点也不了解啊😱(猫你也不了解啊!混蛋!)想了这么多,然而我能不能写出来还是个问题(ಥ_ಥ)


同居三十题(根本没有)一

其实很早就萌上了也很想动手写,奈何我又啰嗦文笔又差,三十题里面还有不会写的。。。而且修修改改还是OOC了(ಥ_ಥ)


一同外出购物

  “Jarvis,我亲爱的Doctor在干什么?”“Doctor.Banner刚刚换了衣服准备出门,Sir”"出门?干什么?""应该是去街角的跳蚤市场,Sir"“难道我堂堂Tony·Stark已经穷到要让他的科学家收破烂了吗。”“我想Doctor只是喜欢这种生活方式。”“喜欢?!Jarvis,把那套暗红色的西装给我,”Bruce想趁着下午没有什么工作再去跳蚤市场看看。虽然在Stark大厦里已经生活了这么久,可是这里毕竟不会是久留之地,去跳蚤市场会让他安心一点,纽约的市场可比印度的好太多。不过Tony要是知道的话可能会立马跳起来吧。当Bruce走到门口的时候惊讶的发现Tony站在那里迎接他,好像早就知道他要出门一样“Hello,Brucie.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去吧?”“我只是随便出去走走,就不用麻烦你了”Bruce试图越过Tony“那正好啊,我也想出去走走,我还可以给你当导游”Tony揽过Bruce带着他出门“我知道有个地方你一定很想去。”Tony带着Bruce穿了三条街转了五次弯钻进了老区的小巷最终站在了Bruce最不希望Tony知道的地方。"Tony..."Bruce担心的看着Tony。"开心点儿啊Brucie,你应该很喜欢这里的""Tony"Bruce小心翼翼跟在Tony身后“你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我为你准备的衣服、鞋子、手表、眼镜、信用卡你都好好的放在柜子里没动过,可是你却换了一幅不同样式的眼镜,和一件T恤,可你没有钱——或者说钱很少,那你究竟是在哪买到的东西呢?”“Tony我不是——”Bruce正想着怎么跟Tony道歉,突然被一个小女孩拉住了衣角“先生,买点饼干吃吧,我妈妈做的,可好吃了。”小女孩眼巴巴的望着Bruce"好吧"Bruce蹲下来"这一篮子这么多够吗?”Bruce塞给小女孩5刀“太多了先生”“那你把篮子送给我吧,我很喜欢。”Bruce摸摸小女孩的头“回家去吧。”Bruce提着篮子站到Tony面前挑了一块饼干,递到Tony的嘴边“Tony尝一下吗?"Tony在心底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怎么可能能对Bruce生的了气啊。听见Bruce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叫他Tony的时候,他就不生气了,何况现在Bruce还用那双湿漉漉的带着点可怜的眼神看着他"啊——"Tony张开嘴,Bruce把那块饼干喂给他,"怎么样?""有点干,我还是更喜欢你做的。""那我们回去我给你做吧"“Bruce”Tony抓住Bruce的手认真的看着他“我想你留下来,那些衣服什么的你不喜欢我不会再给你,这里你想来我可以陪你来,不要再时刻准备着离开这里好吗?让我进入你的生活。”Bruce抱了抱Tony“我会努力的”“那么就从给我做饼干开始吧~”“Tony。。。”Bruce看着恢复不正经的Tony表示很无奈。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Hey!Brucie,我们一起来看电影吧!”Bruce·Banner努力的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的时候看见Tony·又在发疯·Stark拿着一张碟片兴奋的站在门口。“Tony,现在已经十二点了。。。”“I know,Brucie.但是恐怖片就是要半夜看才好看不是吗?来吧,Brucie,我知道你也想看的。”Tony一边揽上Bruce的腰将他带进房间,一边将碟片递给Jarvis"Play,it""Yes,Sir""打起点精神来,Brucie.这可是经典"Tony拍了拍Bruce的肩,Bruce安慰性的点了点头,认真看了起来。"God,为什么这鬼只会从墙上出来,既然它能把墙作为媒介,为什么不能以其他东西为媒介?""没错,Tony.""为什么鬼只能晚上出现,难道它们也对阳光过敏?""嗯,没错。""她不过是把头发披下来了,有什么恐怖的?""嗯。。。嗯""这个人人缘也太差了,居然都没人帮他,如果他像我的话就会这样了,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对吧,Brucie?"“Brucie?”Tony无奈的看见Bruce已经抱着手臂睡着了,“真是拿你没办法啊”Tony轻轻的将Bruce抱起放到床上,愉悦的钻进床里,揽住Bruce的腰“Jarvis,关灯。”“Goodnight,Sir”


一方的起床气

  Bruce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把自己抱的紧紧的,不情愿的动了动,结果却让对方抱得更紧。眨了眨眼睛,想起昨天晚上好像Tony来找他看恐怖片来着,后来他睡着了,唔。。。又睡着了。Bruce小心翼翼的将Tony的手抬起,慢慢的挪到床边,穿好鞋走出了房间。Tony睡得正香,不想感到一丝冷意。本想收紧手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却扑了个空,伸长手臂向前摸了摸,仍旧找不见人。Tony黑着脸掀开了被子“Jarvis!Where Is Bru——”Tony正说着Bruce就开门进来了“Tony,你醒了”“你去哪儿了?”Tony直直的盯着Bruce。Bruce被Tony盯的发毛,手不安的攥着衣角“嗯。。。我刚刚去煮了茶,还烤了土司,你要来吃吗?”茶?,土司?所以Brucie是去为他做早餐了?!Tony高兴的恨不得马上跳起来,可是他决定继续装作生气的样子“有咖啡吗?”“你这两天已经喝的够多了,这对你身体不好。”“没有咖啡,那就给我点补偿或者奖励怎么样?”“啊?”"Morning kiss."Tony指了指自己的脸"To...Tony"Bruce的脸已经渐渐的烧起来了。"快点啊,不然我就不吃早饭了""好...好吧"Bruce慢慢的挪到了床前,轻轻的碰了一下,然后飞快的跑出了房间。Tony从床上跳起来忍不住的笑意从他的脸上散开。虽然Bruce跑的很快,但他还是看到了Bruce粉色的脖颈和通红的耳尖